“十二五“以来,长治市委、市政府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在山西经济实现由“疲”转“兴”的情况下,进一步深入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坚定不移推动转型发展,经济结构和发展动能持续改善,民生投入继续增加,扶贫攻坚力度不断加大,促进了城乡居民收入稳步增长,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升,为“十三五”时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了坚实基础。

      一、 城乡居民收入现状

      (一) 城乡居民收入不断提高

      据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统计,2011年到2016年,我市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2064元增加到19117元,年均增长9.6%;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8429元增加到28094元,年均增长8.7%;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7177元增加到11863元,年均增长10.5%。“十二五”以来,我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于2010年超过15000元,2012年超过20000元,增长逐步加快;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10年起一年一个千元台阶。

      (二) 城乡收入差距有所缩小

      “十二五”以来,随着统筹城乡发展政策的实施,城乡一体化进程不断加快,城乡收入差距有所缩小。“十二五”期间,城乡居民收入比(以农民收入为1)从2011年的2.57:1缩小至2016年的2.37:1,六年缩小了0.2。

      (三)城乡居民收入结构出现新变化

      从收入来源看,“十二五”时期城乡居民工资性收入仍占主体地位,经营净收入占比有所下降,转移净收入增长最快,是城乡居民增收的一大亮点。从具体数据来看,城镇居民收入中工资性收入、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和转移净收入分别累计增长49.7%、70.5%、46.2%和51.6%;农村居民四大类收入分别增长61.4%、66.4%、68.5%和72.9%。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市城乡居民就业渠道不断增加,收入来源不断充实的良好态势。

      (四)城乡居民生活质量明显提高

      “十二五”以来,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提高。2016年,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5724元,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9025元,同口径相比分别比2011年增长50.6%和60.1%。

      2016年末,城镇居民平均每百户家庭拥有汽车22辆,比2011年增加11辆,农村居民平均每百户家庭拥有汽车10辆,比2011年末增加7.21辆。城镇居民平均每百户家庭拥有计算机66.6台,比2011年增加12.5台,农村居民平均每百户家庭拥有计算机28.03台,比2011年末增加16.2台。农村居民家用电脑拥有量的增速快于城镇居民,表明了农民生活质量不断得到改善,生活消费水平不断提高。

      (五)行业之间工资差距有所缩小

      2016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最高的是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达到69890元,最低的是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仅为23688元,最高工资和最低工资之间的差距是2.95倍,与2010年我市最高工资和最低工资之间的差距相比缩小0.3。

      二、“十三五”目标任务

      据测算,要达到“到2020年城乡居民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需“十三五”时期城乡居民收入年均增速分别达到6.5%和6.5%以上。而“十三五”开局之年,2016年城镇居民收入为28094元,增长6.4%,农村居民收入为11863元,增长6.9%,由此可见在当前增速放缓的新常态下,实现翻番目标存在一定难度。

      三、居民增收存在的困难

      (一)收入高位增长客观上难度加大。

      目前,我市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虽然保持增长态势,但增速较低,城乡居民增收在“十三五”时期面临各种挑战。煤炭供大于求、价格低位徘徊的状况虽有所改观,传统工业产能过剩、效益不佳,资源型城市经济转型之路任重道远,这些都将给我市居民收入、带来较大压力。调查显示,2016年,我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上年增长6.4%,增速比2011年低11.2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上年增长6.9%,增速比2011年低12.1个百分点,是“十二五”以来最低点。

      (二)社保支出提高相应缩减当年可支配收入水平和增幅。按照统计调查制度规定,在计算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时均需剔除当年社保支出,因此随着参保人数增长和社保支出水平提高会相应缩减当年可支配收入水平和增长幅度,人均社保支出增加多少就相当于缩减了当年同等额度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我市从2014年开始,机关、事业单位的在职职工均需自费缴纳部分养老保险金,这一政策实施后将进一步拉高城镇居民人均社保支出水平,也会同步拉低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意味着“十三五”时期我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将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社保支出水平提高的制约。

      (三)居民收入差距较大影响共同富裕。

      我市居民收入部分结构性问题仍然突出,城乡之间、居民内部之间和县区之间还存在较大差距,这些差距导致不同群体之间占有的资源不均衡、难以实现收入阶层的跨越,继而影响共同富裕。一是城乡居民收入绝对差距仍在扩大。2011-2016年,我市城乡居民收入相对差距有所缩小,但绝对值差距仍在逐年扩大,2016年相差16231元,比“十二五”初期城乡收入差距高出4979元;二是居民内部收入差距仍然较大。2016年按居民收入五等分组汇总,我市城镇居民20%低收入户收入为10492元,与人均收入差17602元,农村居民20%低收入户收入为3427元,与人均收入差8436元。三是不同县居民收入差距较大。以城镇居民收入为例,2016 年城区、郊区、襄垣县、沁源县均突破三万元大关,其中最高的郊区人均收入为35086元,与全市最低的黎城县人均收入16956元,相差18130元。

      (四)物价上涨影响实际收入增长。

      收入翻番的内涵是剔除物价因素后的实际增长,因此能否合理控制物价的涨幅至关重要。物价增长过快,会恶化低收入者的生存状况,也会影响居民收入实际增长幅度。“十二五”期间我市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上虽然分别以年均8.7%和10.5%的幅度增长,但物价因素增长的不确定性对“十三五”居民实际增收有一定影响。

      (五)新一轮样本轮换影响。

      2018-2022年是新的样本轮换年,势必给轮换后的第一年即2017年住户调查工作带来巨大压力,新方案、新制度、新程序对住户调查数据的影响都不得而知,对于居民收入总量的大小,增幅的多少都只能“拭目以待”,如何定好一季度数据的基调,在合理和合情的天平上找到平衡点,对于全年农民收入数据的走势将产生较大的影响。

      四、对策建议

      (一)以加快经济发展为核心,夯实增收基础。面对当前经济发展的新形势,要积极培育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推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将扩大内需促进消费、探索科技与制度创新、推动供给侧改革等措施共同作用,努力实现“新常态”下经济发展稳中求进。形成有利于新兴产业成长以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体制和政策环境,通过体制改革和政策创新创造适宜企业发展的环境。

      (二)以推动就业转型为基础,激发增收活力。就业率对居民收入的实际增长有较高的单位贡献率。一是通过产业结构调整促进就业。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能吸收高素质、高收入劳动力的产业,以产业结构的优化带动就业结构优化;二是通过创新带动就业。创新可以带动创业,创业还可带动就业,积极在网络创业、电子商务等方面出台新举措,进一步拓展就业渠道。三是加强高等院校、中等职业学校专业设置与高新技术等新兴产业的对接,加强高校毕业生与龙头企业、品牌企业、科技型企业等优势企业的对接,快速就业、快速提升就业能力。

      (三)以完善工资调控为抓手,创造增收动力。“十三五”应坚持政策性增资和提高劳动效率为抓手,综合运用增加薪资报酬、优化评优奖励、增进社会认同等手段,调动不同群体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一是要完善机关事业单位绩效考核制度,将激励与考核挂钩。二是要引导企业建立工资分配集体协商机制和正常增长机制。三是鼓励企业对管理人才和技术人才采取协议薪酬、持股分红等方式,鼓励探索年薪制和股权制、期权制。四是要完善行业工资指导线标准制度,加大对行业收入分配调控力度。

      (四)以鼓励创业创新为根本,挖掘增收潜力。进一步优化创业环境,加大小微企业扶持力度,落实扶持创业的各项优惠政策。对创业失败的失业登记人员及时提供各种就业服务。同时,在农村方面,结合各区域资源禀赋,合理布局特色农业产业,大力推进现代农业,鼓励和引导农民走规模化、集约化农业经营道路,推行观光体验、定点直供、农村电商等新型农业经营模式,将美丽乡村和特色民宿建设相结合,促进居民经营净收入稳步增长。

      (五)以加强社会保障为支撑,筑牢增收底线。转移净收入是政府再分配的重要手段,因此应制定财力支撑可持续保障政策措施,不养懒汉,切实将福利水平提高建立在经济和财力可持续增长的基础上。做好养老金标准常规调整,加快推进城乡养老保险并轨,努力提高农民养老金标准。结合脱贫攻坚等工作,加大对低收入群体的扶持、救助力度,加强对有增长潜力居民的政策、资金和项目扶持力度,保障低收入群体收入增长,带动转移净收入稳步增长。